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123387371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四川天艺致远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   成都市高新区科园南路海特国际广场3栋4楼
合作热线:    028-84007636
传        真:    028-84007636
传真邮编:    610000
联  系  人:    罗先生
电        话:   18123387371
Q          Q:   1010765319
电子邮箱:   1010765319@qq.com
我们的动态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我们的动态 >
我国粮食仍将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
更新时间:2018-12-03 14:41:23 字号:T|T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8月21日在临沂市就三农领域重大政策创新和当前农村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作了辅导报告。...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8月21日在临沂市就“三农”领域重大政策创新和当前农村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作了辅导报告。
  陈锡文认为,当前,我国农业农村经济虽然发展形势很好,但仍有诸多难题待解,必须居安思危。他着重提到了粮食安全和主要农产品供给问题,再就是农业经营体制问题。
  陈锡文说,中国连年粮食增产,但是还不够,小麦、玉米、大米基本上还会是长期紧平衡状态,油料对外依存度高。因为中国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农业的增长速度赶不上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速度。
  近年来农产品进口越来越多,粮、棉、油、糖、肉这几大农产品都需要从国际市场上进口。比如,2010年粮食进口,主要是大豆进口,首次超过6000万吨;2011年大丰收,粮食进口5800多万吨,超过国内粮食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今年进口量也不会低于5000万吨。
  中国是大豆的故乡,曾长时间产量、出口量都是世界第一,现在产量是排在三四位,进口量世界第一达到5000多万吨,全球大豆出口的57%到了中国,目前大豆的自给率不足20%。为什么要进口,国产大豆产量低、成本高,农民不愿种,企业不愿意用。中国人饮食结构与生活习惯决定了对植物油的大量需求,供给压力很大。目前全国一年需要消费植物油2600万吨,自给率只有40%,为什么市场上植物油价格难控制,主要是自给率低,不足以控制价格。大豆压榨后还剩下80%的豆饼,做成了植物蛋白、饲料,这样一些畜产品的价格就难控制了。
  另外我们很难通过调整种植结构来改变植物油供不应求的状况,因为其他农作物的播种面积也很难减少。我国共有18.2亿亩耕地,再加上复种,正常年景可达到23.5亿亩左右的农作物播种面积。其中,16.5亿亩用于播种粮食。以2011年680多斤的粮食亩产量计算,现有的16.5亿亩粮食播种面积是不可再减少的。油料的播种面积大约2.1亿亩,棉花7000多万亩,糖料约3000万亩,蔬菜瓜果3.2亿亩,再加上麻、茶、药、木材等,几乎没有可能去减少其他农作物播种面积。不是说要闭关锁国,进口是必要的,但完全靠国外很危险,中国的人口在这里放着,各类农产品,中国不出手市场低迷,一出手风生水起,所以要认真研究利用好国内外资源。如果按照土地计算,大概相当于在境外用了人家6亿多亩地,中国土地面积缺口在20%。所以在粮食安全问题上,万不能掉以轻心。必须通过保护耕地,不断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推进农业科技进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不断推动市场化进程等,努力提高我们的农业产业水平。
  另外一个需要清醒认识的问题是将来谁来种地,怎么种地。
  目前来看,再发达的国家农业也仍然是家庭经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新大陆国家的农业,特点是人少地多大规模,日本、韩国等传统农业国家,特点是人多地少小规模,但他们都是家庭经营。农业之所以要实行家庭经营,这是农业本身的特点决定的,特别是农业劳动的对象是有生命的动植物,自然再生产过程极为复杂,并且还可能会遇到各种风险,风霜雪雨,各种自然灾害病虫害等。尽管通过应用科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农业生产周期,但绝不能超越规律。所以农业生产不仅要遵循经济规律,还要遵守生命、自然规律。
  现在很多资本虎视眈眈盯着农村土地、林地,有人也比较主张公司制,将土地租给公司经营,像工业生产可以实行流水线作业。但在这个复杂的过程中,只有劳动者与劳动对象建立极其紧密的利益联系,让劳动者的付出能够得到回报,才能调动劳动者内在积极性。这个关系建立不起来,农民不可能认认真真地种地,农业就不可能搞得好,就像人民公社体制下到处出现“磨洋工”的现象。
  农民漠视农业的现象是个重要问题。农业的劳动生产率比不过工业和服务业,全世界都存在,怎么解决,要补贴农民农业,我们现在刚开始做。比如在日本,粳稻把壳脱掉是60公斤一包,两万日元,折合国内不脱壳的达到9元人民币一斤,目前国内价格是1.4元。日本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提出农民收入不能低于城市居民,现在做到了,日本农民家庭收入每年超过600万日元,要比城镇居民高出10%左右。要让农民不比别人收入更低,我们差距还比较大。
  但另一方面要看到,并不是实行家庭经营后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农业面临着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一家一户势单力薄,很难抵御这双重风险,存在大量办不了、办不好、办起来不经济的事情。在日本、韩国,农民都不敢想象没有农协怎么办,这是老百姓自己的组织,但发挥了巨大作用。和国外相比,我们的集体经济组织是一种内向型、管理型组织,作用是不要出矛盾等;但农民现在需要外向型、经营型的组织,要面向市场。首先保护农户的经营主体地位,然后主要通过发展合作经济组织和建立健全社会化服务体系,不断改善农户经营的外部条件,才能不断提升农业的现代化水平。